溫故而知新:由秦皇島港銅精礦失蹤案談大宗商品貿易融資的風險

 二維碼 29
發表時間:2023-10-21 21:45作者:hnrc

去年發生的秦皇島港60億元銅精礦失蹤案,其中幾個關鍵字眼:大宗貿易融資、托盤、無單放貨、平倉割肉……類似事件近幾年還發生過幾起。為什么大宗貿易商總出事?結合當前市場熱點,本文將大宗商品貿易融資的幾種主要風險進行介紹。

一、幾大貿易融資案情回顧

1.上海鋼貿案:2011年,隨著鋼價的暴跌,上海鋼貿商大量破產跑路;2012年,大部分上海鋼貿企業陷入巨虧和資金鏈斷裂的境地;2013年,“上海鋼貿案”徹底浮出水面,據不完全統計,“上海鋼貿案”直接導致300多人入獄,700多人被通緝,千余家企業被起訴,直接、間接導致壞賬近100億美元,波及民生銀行、中信銀行、興業銀行等多家大型銀行。

2.青島港事件:2014年上半年,青島港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島港”) 被曝出融資欺詐,涉及中資商業銀行18家,貸款總額從此前的147億元上升到160多億元。青島港成了第二個上海鋼貿圈,當地大宗商品融資領域的倉單重復質押黑幕被逐一揭開。

3.金銀島事件:2018年8月初,金銀島資金鏈斷裂,旗下互聯網金融平臺(金聯儲)發生暴雷事件,金銀島系權全線崩潰,金聯儲爆裂涉及投資者3萬多人、卷走資金超25億,加上違約的資管計劃涉及資金可能達到40億。金銀島主要從事大宗商品電子交易,業務主要覆蓋石油、煤炭、礦石、有色金屬、鋼鐵等10余個大宗產品種類。

4.秦皇島港60億元銅精礦失蹤事件:2023年8月初,13家公司采購了多批銅精礦運到秦皇島港,委托中國秦皇島外輪代理有限公司或秦皇島外代物流有限公司做報關、貨物倉儲、貨權保管等相關工作,在沒有貨主指令的情況下,近30萬噸銅精礦竟被第三方運走。

從此類事件中不難看出,大宗商品、貿易融資、倉單質押等要素特別明顯,那么大宗商品貿易融資為何頻發風險,風險影響又為何如此劇烈?

二、脆弱的抗風險能力

從整體產業鏈的角度來看,貿易環節屬于產業的中間流通環節,而從大宗商品產業的主體結構來看,往往呈現兩端強勢中間弱勢的特點。

大宗商品的原材料生產商一般為壟斷地位的央企、國企,位于大宗商品產業終端的品牌商,一般規模也非常大。而作為弱勢地位的貿易商而言,被壓款、壓貨的情況非常普遍,占用了大量的資金,資金流的壓力高也意味著抗風險能力弱,一旦受到市場及價格沖擊,極有可能發生資金鏈斷裂的風險。從貿易商本身而言,主要依靠自身所掌握的優勢商業資源,在信息不對稱的前提下,通過交易換手賺取差價。貿易商往往不具備此類商品的自我消化能力以及再生產能力,商品的變現處置的渠道和途徑單一;而且在大宗商品的貿易流通環節內,充斥著大量同質化主體(貿易商)之間的倒手及換手交易,同質化交易頻次較高,對手客戶很大一部分也是貿易商,較為容易受價格波動影響,同質化競爭極其激烈;一旦發生風險,在交易頻次或換手率低下的情況下,很難將所掌握商品變現以補充流動性。

大宗商品本身特點的角度而言,單批次的商品價值體量大,資金密集度較高,相對利潤卻很薄,原料成本占商品比重較大,且作為貿易商無法通過有效的再生產,為商品增加附加價值;從標的物的角度而言,利潤空間薄,相應作為標的物的抗跌價能力就弱,在資金密集類業務中,相應的風險耐受力較低,對于風險的緩沖和抵抗能力低下。

三、以套利為目的的破壞性貿易

貿易環節在整體產業體系、供應鏈體系內是必不可少的中間流通環節。但從貿易業務本身的特點而言,該環節極其容易產生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破壞性貿易行為。

當處于上行的經濟周期環境時,隨著產業鏈各環節存在的利潤空間增大,一部分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貿易商會被吸引加入到產業鏈環節中,而貿易環節又恰恰是整體產業鏈或供應鏈中進入門檻最低的環節,此類貿易商主要目的并非通過生產行為增加商品價值,而是依托一定的商業或資金優勢,通過貿易行為賺取價差,實現商業套利。當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貿易行為占比增加到一定程度,其結果又極具破壞性,要么增加終端客戶的消費成本,影響終端市場;要么擠占生產流通環節利潤,形成惡性競爭,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情形,使整體產業的結構穩定性變得極其脆弱。此類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貿易業務主要風險包括:

.虛增交易環節。交易背景合理性及真實性識別難度大,難以鎖定真正的交易場景;有不良目的的貿易商,可以通過簡單的業務方式進行交易行為虛構,甚至不需要進行商品和實物的物理位移,例如融資性貿易業務。

.交易自償穩定性差。貿易類業務特別是以套利為主要目的的貿易業務,其主要的利潤來源,一方面是信息的不對稱帶來的收益,而更大一部分則是來自于經濟上行周期內,本身商品價格的上漲;此類業務由于其盈利模式和途徑較為單一,對外部環境的依賴度高,在經濟環境良好的情況下,業務及交易穩定性較為良好,但一旦受到來自價格的波動及市場波動,則極易發生虧損。

.風險集中度高。貿易類業務,尤其是以大宗商品為主要標的的貿易類業務,總體呈現短、平、快的特點,需要通過快速的業務循環,來釋放流動性壓力,而此類資金密集型業務同金融資本的關系非常緊密,再結合大宗商品交易特點,單批次大宗商品資金沉淀體量大,相應風險集中度高,一旦發生業務循環阻滯事件,所產生的風險烈度較高。

四、恐怖的大宗商品價格波動風險

2011年以來,國內鋼價進入了暴跌的階段,鋼價從5000點跌到了近3000點,整整跌差不多三分之一,鋼貿市場可謂哀鴻一片,大量鋼貿企業倒閉、跑路。

面對斷崖式下跌,金融機構的控價手段仿佛集體失效了,風控標榜的價格監控、動態預警、安全線管理等等控價措施似乎變得毫無意義。

            圖片1.png

            圖片來源:中國鋼材價格網《為什么近年來鋼鐵價格一直跌跌不休》

大宗商品主要是用于生產及再生產的基礎原材料類商品,標準化程度高,天然存在金融屬性,涉及規模體量巨大,由市場化因素決定具體決定價格,價格波動存在必然性。而且大宗商品的價格影響因素多樣且復雜,包括供需關系、資金沖擊、政策波動等等,無法有效實現價格預測和價格控制。

從風險角度而言,意味著此類風險不可避免。所對應的風險控制方式也僅限于事后控制,常規的價格風險控制手段主要包括,價格監控、預警值管理、安全線管理、貨值管理等。而價格風險的形成,其結果往往是毀滅性的,在風險管理領域,我們稱之為系統性風險。風控措施在價格波動下的系統性風險面前是非常乏力的,具體表現為:

1.風險得到實際控制的速度遠遠低于市場反應速度;

2.以貨物控制及處置為前提的風控行為,往往加速價格風險的蔓延,例如質押物拋售和處置;

3.價格波動產生的系統性風險往往帶來市場熱度及換手率影響,交易頻次的降低會直接影響抵質押物的變現,甚至堵死變現路徑;

4.隨著風險烈度的增加,會引發破產、跑路等惡性違約事件,甚至發生質押物失控的情形;

5.一旦進入到由金融機構處置質押物的環節,風險已經發生,對于金融機構而言已只是損失大小問題,而當前針對大宗商品貿易融資的風控手段,大多為事后控制手段,鮮有有效事前控制措施。

五、結語

大宗貿易融資,核心是“貨”權、貿易真實性這兩個要點。大宗領域每個品類的門道都很多,水也很深,風控都靠經驗,技術暫時只能作為輔助手段,風控抓手抓的住是抓手,抓不住的也會滑手吶。(來源:互聯網信息整理)


鏈接:海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   中國證監會 海南省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
辦公地址:??谑行阌^長濱三路6號魯能中心  
聯系電話:0898-66523681
Email:info@hiclearing.cn
瓊ICP備:2020003029號
公眾號